阳光下的罪恶
2018-01-03 18:15:21
  • 0
  • 2
  • 19
  • 0


       今天的生活是美好的,普通平民比古代皇帝享受的还多,整个社会随着科技的进步而步入文明,人均寿命越来越长,富足和健康对很多人来说不再是梦。然而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在高科技能救命的今天,那天使手中的救命刀也可能是夺命的恶魔。“地下暗网”就是那阳光下的罪恶!

       在国外偷小孩的大都是恋童癖,那是精神病患者所为,2018年1月2日的海外网电:日本警方查获超过7000名恋童癖。世界各地,也时不时爆出这类的案件。可是今天,家长们恐惧的是自家孩子被偷去活生生的贩卖器官。

       网络上的传闻大多数都是谣言,偷人体器官去卖是不现实的,因为它离开活体根本不可能活多久,要找到适当的买家也不是那么容易,多少人愿意冒着杀头的危险去做这伤天害理的事儿呢?   

       我真的希望这只是传言,可是当我听说地下暗网的事,再联想一些黑社会的电影情节,就让我不寒而栗。

       地下暗网是一群游荡在人间的恶魔,那是一个丑陋而真实的世界,是建立在现有互联网之上的加密网络,普通的搜索引擎是找不到它的,他们从事的都是走私、买凶杀人、色情交易、买卖人体器官等等见不得光的交易。这个地下暗网是在美国失踪的张莹颖案件中被公众和警察一层一层的扒出来的。想想这些年你身边失踪的人员去向吧,这个世界并非我们看到的那么和谐、安全和美好。

       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到人体器官移植的话题呢?因为昨天我老父亲在电话中告诉我,有几个外地生意人,借着卖麻花的名义偷孩子,人们在他的箱子里发现了三个七岁左右的孩子,不知道从哪儿偷来的,其中一个已经被捂死了……警察刚刚把几个犯罪嫌疑人带走,大街上围了一大堆人,全部都在议论这件事儿。前段时间有几个家长也听说本区来了偷小孩的外地人,他们把长安车停在路边,遇到独自上下学的小孩,便抱上车拉走,虽然我不轻信谣言,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从那时起,我提议让家长们轮流到学校接送孩子。

       最初也听过不少贩卖小孩儿的事,那都是卖去给不能生育的人当儿子传宗接代;再后来,人们传言这些失踪的孩子都是给职业乞丐做挣钱工具,为了博取人们的同情可能会被打残,人们讲起这事儿就义愤填膺,对残忍的人贩子恨之入骨;可今天,人们再说偷小孩,却是用来贩卖器官……“没人性”“恐惧”“人间恶魔”我的头脑里一下子蹦出这些词儿来,我不愿意相信,可它又那么真实。

       网上有一段村民集体抓人贩子的视频,当我看到大家把纸箱里的冰块一块块取出露出孩子,还有那个哭得死去活来的婆婆,我的心好痛,这一切那么真实,难道都只是谁的恶作剧?

       虽然一讲起人体器官买卖,同事们都说别说了,听着心都揪到一起去了。可山上的石头砸下来了,闭上眼睛,低着头是不可能躲得过的,还是让我们来看看真实的黑市吧!这是一个挪威的朋友在当地给我搜索的资料,我自己是很少用百度的。

       2014年7月,江西南昌青山湖区法院对非法买卖器官案庭审,揭开了隐秘的贩肾交易链条:从网上招募供体(肾源提供方),圈养供体,取肾,异地空运,移植,短短五个月,该犯罪团伙圈养近40人,贩卖肾脏23个,非法获利154.8万元。正因为有暴利,人们才会铤而走险,之所以如此暴利,因为器官移植的需求远远超过了供应量,谁都知道贩卖人体器官是一种违法行为,可一个肾的价钱,就等于1个美国律师一年的收入,盗窃器官的转手交易,每年可产生超过600万美元的利润。在过去25年间,美国有1700个家庭报告发现家人遗体失踪,愿意自愿捐献遗体的又少之又少。仅仅在美国每年就有113100人在等待接受器官移植,而2011年全美国仅有14144中正规的器官捐献,每天就有18名等待移植的人死去。我们国家的数据是多少,我一点也不知道。

       美国Medical Transcription网站近日公布了一份美国黑市的人体器官交易价格图,他们认为那是上天赐予每个人的财富,这财富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一对眼球,1525美元,头盖骨和牙齿,1200美元,冠壮动脉1525美元,肝脏157000美元,(据2010年美国薪水检测网,157000美元,相当于美国大学石油工程本科毕业生职业生涯的中位年薪。)血液,337美元0.5升,胆囊,1219美元,脾脏,508美元,头皮,607美元,心脏,119000美元,手和胳膊385美元,(能买到新上市的越南大米一吨),肾脏,262000美元。(相当于美国律师及法律专家的平均最高年薪,该职业在美国最高薪的职业中排名第九),胃,508美元,小肠,2519美元,皮肤一平方英寸10美元。

       如果灵魂可以出卖肉体,按上面的价格,算一算自己的身价吧,开个玩笑别介意,因为这样我觉得可以让我们轻松一点来接着讨论后面的话题。

       如果一个人意外身亡,如果我本来就要离开人世,身体的某个器官,还能以另一种方式让它在世间存活,自己还能帮亲人挣点钱,如果是我,我是愿意的。这本来是一件很温暖,很阳光的事儿,有的人蘑菇中毒是延迟性的,它会损伤肝和肾脏,换器官就可以救命,如今的抗生素过度使用,很多人心肾衰竭,也等着健康的器官救命,眼角膜可以让部分失明的人重见光明,你拿自己用不了的东西帮助别人,当然是好事儿。可是,你只能捐献,买卖人体器官是非法的。

       世界卫生组织在1991年便制定了相关条款,规定不得强迫或利用器官捐献者。192个国家认可了这个条款,遗憾的是它并没有约束力,至少在伊朗,器官买卖是合法的,而在其他很多国家虽然明令禁止,却有人买通警察在秘密进行此交易,也许正因为非法,它才那么昂贵。

       2011年12月,一名美国青年伯格自愿将肾脏捐给一个陌生人之后,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呼吁卖肾合法化,因为肾脏移植手术的致死率只有1/3000,少了一个肾,并不会影响今后的生活,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助人的,目前,美国有88000人等待肾脏捐赠,但是每年只有17000人能得到一个健康的肾脏,也就是说很多人其实是在等待死亡,这些人中,想活下去的有钱人不得不向黑市寻找生的希望。

       不问世事的我也听说过,有为了给孩子买房结婚卖肾的老人,有了自己买手机买衣服卖肾的年轻人,或许,自愿卖总比被卖要强很多。说买卖器官是阳光下的罪恶,其实是因为见不到阳光更罪恶。

       面对着暴利,多少人集结成团伙铤而走险?进行非法的人口贩运,人口贩卖与非法移民不同,非法移民是出于自愿的要求,其合约中也一般不会牵涉到诈骗,这些人,在抵达目的地国家时就可能获得完全的自由,会被安排工作以偿还非法移民的费用,而人贩子,贩卖的受害者却处于被强迫贩运,过着永远也见不到阳光的、根本没有自由的日子,这些人贩子通过暴力威胁或使用暴力手段,或者其他胁迫方式,比如,诱拐、欺诈,欺骗,滥用权力或任用脆弱境况,或通过给予一定酬金,取得对另一个对其有控制权的人同意,招募、运送、转移、窝藏,接收这些人。被贩卖的人口当然不只是被买卖器官,有强迫婚姻的,强迫劳动的,强迫卖淫性奴域的,有强迫乞讨的,有做童兵的,而器官交易只占其中的百分之一。我们新浪网《财经头条》就曾播出过:国庆出游要小心“奴工、性奴、割器官”人贩子猖獗的文章。像张莹颖一样,一旦进入人口黑市,没人知道自己,会在何时以什么样的价格交易到什么人手上,煎熬度过的每一天都可能是人生的末日,然后死在不知名的地方,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这不是危言耸听,这就是世界的真实,残酷的事实。了解了这些,希望大家以后都小心点儿,注意点,不要轻信任何人。

       阳光下有罪恶,黑暗的地方也有生机!不知什么时候,我学会了辩证法,伶牙俐齿,好像怎么说都有道理,上帝允许罪恶在大地上开花,是不是它也有存在的道理?其实这不是阳光下的罪恶,这都是我们某些人类心里的罪恶。我们小老百姓不作恶,也没办法阻止罪恶,只能看好自己和孩子,不变成人贩子们的盘中餐。我还是希望我爸爸说的是谣言,是他耳朵不好听错了,根本就没有被偷的孩子......,但愿新闻不会播,我都不想去证实。

       解铃还需系铃人,器官移植术是出于爱,是为了救命。我希望什么时候,这器官能像蘑菇一样在实验室里长出来,那么这罪恶的交易就自行消失,我认为前途还是一片光明,大家都加把油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