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无忧吗?
2017-10-09 18:22:21
  • 0
  • 1
  • 19
  • 0

寻梦与春天的聊天记录整理:

有个朋友告诉我说,他听的国学培训班,老师讲国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完全是宗教式洗脑。听了他的话,我也大惑不解,洗脑?还宗教?我们的国学,真那么一文不值吗?

当然国学很广泛,他只批判了一句话,但也足以证明其思维之独特。引起了我深深的反思。

他说:什么“智者无惑,仁者无忧”,您很仁的,你无忧吗?一句话戳到了我的痛处,这几天我真的是烦恼不断,几乎都快自闭了。

“忧乐”都是人的本性,并不是仁慈就可以没有忧愁,理性才可以少“忧”,而仁慈之人,反而忧的更多。

是的,仁爱之人有担当,“先天下之忧而忧”,但是他并不为自己忧愁,真正的仁者,是无我的,无我自然无忧,我们每次烦恼忧愁的时候,不正是因为想到了自己嘛?我们斤斤计较于得失,走不出来才会愤愤不平。说这话,是因为我这几天的失落,就因为想到了自己这些年辛苦无果,如果能跳出个人得失,我是可以坦然面对欣然接受一切结果的。

我刚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就被对方一棒子打死,他问我知道什么叫“无我”吗?他补充道:仁者无我,就是一个大忽悠!

没等我回答,他接着说:人之所以能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原因就是他能够很好地区分自己和环境,他如果不能很好地区分自己和环境,这种状态,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忘我或者无我的境界,那么他就非常容易遭受到来自外界的威胁侵害,以至于无法长久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人越是在孤独苦闷焦虑的时候,越能感受到自我的存在,因为这些负性的东西会让人本能地采取措施,从此情境中脱离,这时若还是处于无我的状态是极易走上不可控的精神疾病状态的。人在过度快乐的时候也容易达到一种无我的境界,快乐的时候也同样是一个人最危险的时候,因为他没有办法将自己和环境区分开,不会有意识地采取措施,自我保护,

仁者,如果能够达到一种无我的境界,那意思就是说他没有办法将自己和环境完全区分开来,等于说天下是我的,我也是天下的,既然我的是天下的,意味着您可以完全无私,我将自己的时间、金钱、衣物、粮食、爱等等资源奉献给一切人,而每个个体的资源是短缺有限的,(经济学讲,人类的资源永远有限,而欲望永远无限),你有限的资源,面对生活中无限的欲望,资源将迅速耗尽,而没有一丝可以留给自己,最后的结果是,没有资源的人---不会存在。

哲学讲人的善意都是有限的,提大爱,无私的爱,通常见于以下几种人:1. 愚昧之人,2. 宗教徒(这些人通常没有主观恶意)3. 宗教领袖及大恶之人(这些人宣讲要大爱,无私奉献,一旦有人信了,他们将毫无节制的吸取献爱心之人的心血)。他接着说,自己一直很温和,如果有人跟他讲:“你没有大爱精神”,他会直接开骂的:“你这个弱智混蛋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等你准备善尽家财全家捐献遗体的时候,再来跟我讲大爱吧!”看到这里,想到一向温文尔雅的他,说出这样的话,我忍不住笑了很久。

可听了他的话,静下来想想,我却惊出一身冷汗,这一年多来,我在公开场合或私下聊天,无论是作文还是写诗,我所倡导的不正是大爱吗?那么在我他的眼里,我是属于哪种人呢?为什么他没有把我骂走,反而当我是朋友呢?对他所列出的这三种人,我又属于哪一种呢?

或许我真的愚昧,在这世界上,我认为真的有无我之人,我相信自己可以试着去做那种人。我满心欢喜的向所有人奉献着爱,时不时爱力不足,自己躲在角落里垂泪,我相信所有人都是好人,被人嘲笑无知天真。或许我真算个宗教徒,我相信了佛说的话,在心中许下了大愿,决定了这一生,将是在人间的最后一世,打算死后到天堂里去见母亲,当我奉献爱的时候,我很快乐,真的很快乐,从未想过要别人回报什么,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虽然我从不做祈祷,不做礼拜,更不烧香拜佛,也不吃素,但是我是用真诚的善意在生活中,在网络上面对每一个人。我把仁慈和善良,作为自己行动的准绳,我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直到在网络中,遇到那么一群人,他们不断的骂我,鞭策我,教给我智慧,教给我理性,我才发现,自己或许被催眠了,因为我并不是真正的无忧无虑,并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做到无欲无求无我,当我很受伤的时候,有好多次,都有一种生无可恋,死又何惧的感觉,多少次想到过出家,要不是有父母,有孩子,有工作,可能我真的就一走了之了。

一年多的相处,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在帮助大家,可在他们看来,其实是他们一直在救我,是他们把我从虚幻中拉到现实中来,是他们教会我要自己先爱自己,连自己都没有的人,又用什么去爱别人呢?很显然,我的善良是真的,我从未想过要做什么宗教领袖去骗人,所以,无害的我他们自然也不反感。但是我一直不开窍,因为我觉得他们很自私,他们却对我很失望。我们彼此都很固执,谁也改变不了谁,一次次的闹矛盾,却又不甘心。或许他们对我死心的时候,我就开窍了,或许是母亲的在天之灵,感谢这帮朋友不离不弃的对我。我好像真的明白了点什么?

这个朋友说,他做好人的时候收获赞美无数,但自己都快死了,当他无仁无义的时候,被教育过无数次,教育他的人都郁闷了,而特立独行的他却活得很快乐,今生最大的成就就是从儒坑里跳了出来。原来,他们所批判的“仁”是一种虚伪的仁慈,是中毒之后的症状。

在我看来,从大爱无私到自私自利,是一种堕落。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自私自利过,我需要回去补上这一课,掉下去,是为了更好的弹起来,而且无数的人,他们需要自己为自己奋斗,自己为自己争取,做一个理性的人,正常的人,普通平凡的人,这个世界才会正常。

我已经习惯了风轻云淡的日子,不想再轰轰烈烈的,但是我不想过忧虑的日子,以后我再也不会把仁爱挂在嘴上,自己做个快乐的天使,成为身边人的榜样,就可以了,我帮不了那么多的人,每个人都只能并可以自己救自己的,我还是好好学习,先救自己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