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的变迁
2017-12-01 17:44:39
  • 0
  • 0
  • 7
  • 0


人这一生没有精神追求也行,但谁都离不开吃喝拉撒,我们大谈衣食住行,可对于拉屎拉尿这一人生重要的课题却非常避讳,觉得那很臭很脏,就像避讳谈论死亡一样,就算言语中带着那些词儿,我们都会觉得不文明。不过我今天,受朋友的启发,我倒想从厕所开始来谈谈文明。

讨厌脏话其实是一种语言洁癖,但我依然认为“脏话”是文明人应该要克制的,我们可以不说脏话,拒绝听脏话,但是再文明的人也不能拒绝上厕所,厕所的区别是中西方文明中最显著的区别之一,厕所的问题其实是很重要的问题,当我们最脏的地方都变得最干净了,那才是真正的清洁文明。想想农村的家家户户茅厕,全是滋养苍蝇蚊子的地方,还常听说有家畜甚至人掉下去,好在如今城里都用的是抽水马桶,我们生活的社会还是在一步一步走向文明的。

我们每家每户装修时,厨房和厕所都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而很多人去日本带回来的除了电饭煲就是马桶盖,其实厨房和厕所同等重要,然而我们的餐饮业发达,厕所文明却很落后,这些年政府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厕所”革命,改水改厕,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总体情况还是得到不少改善,但是依然落后于西方,比起日本就更差得远了,尤其是农村,直到现在,我们有些学校和场镇上还是干厕。之所以从厕所谈文明,如果我们天天要用的厕所都搞不好,还奢谈什么文明?很多领导下来检查工作,首先要看的就是清洁卫生,看清洁卫生可不能只看表面,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去厕所,如果连厕所都很干净整洁,那么这个清洁就没有大问题了。

厕所不干净,表示我们不文明,可“厕所”干净了,也不表示我们就文明啊。大家是如何应付上级检查,是件心照不宣的事儿,我们的清洁卫生真的是个老大难问题,就拿学校的清洁来说吧,大家做清洁不积极,需要老师监督,做完之后保持不好,一会儿就又脏又乱,平时没有检查就不做,做了也是应付检查,每当有上级来检查,校领导重视起来,就要停课做大扫除,也就是说我们自己对环境卫生没有要求,做清洁只是为了给上级看的。

脏乱差的厕所让政府很没面子,对这个让政府头疼的厕所老大难问题,时至今日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记得去年我们创建文明城区,政府投钱从学校往街上挖了一条下水道出去,几乎都没有用过,因为那时候我们学校还是干厕,我们看到下雨天那管子就爆了,也不知道里面涌出来的是什么水,大家都笑那是豆腐渣工程,还说不知道这些施工人员偷工减料又贪了多少钱。现在大家谈到这些问题我都一笑置之了,在我学生时代的时候,在家乡农村在那个场镇,当时两万块钱就可以修一楼一底的楼房,政府修了一个公厕,花了20万,贴上洁白的瓷砖,很漂亮,但没有人维护,没过多久又脏又臭,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身边大人的评论,一个字就是“贪”,他们还告诉我“天下乌鸦一般黑”,从那时起,我对当官的就没有好感,这些年一直有意避开经济和政治,也是不想让自己的心灵受到污染,后来陆陆续续修了很多的厕所,我也没在意。

不过总的来说,政府每年搞的民生工程,比如厕所革命惠及每一个老百姓,我不是为君王唱赞歌,现在比几十年前的生活环境的确好很多了。所以有很多像我一样,没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就不过问的人,加上素质太差,很多人习惯了忍受厕所的恶臭,也习惯了被别人盘剥,只要没有直接到家里来抢,他们都是可以忍受的,大家不关心法律,不关心民权,甚至不太关心自己的生命质量,这次创建文明城区,政府花了好多钱去清理,掩埋那些竹林院坝里几十年来沉积的垃圾,我那时就在想,为什么这些人那么懒?我希望我们每个人,还是要自觉主动地去追求和创建更美好的生活,多动动脑子,多动动手,而不是看到黑暗就去逃避!

如果我们的老百姓连自己往房前屋后都打理不好,连自己的厕所都清理不干净,需要政府帮忙,我们怎么能离得开一个组织呢?大家习惯于在集体里面安享太平,不动脑子,不动手脚的生活。那么真正的民族文明法制社会永远都不会到来。

孩子的天性就是玩,他们不爱劳动,也不讲卫生,不爱锻炼,爱吃劣质的垃圾食品,整体健康状况不好,至于文明礼仪就更差了,因为就算是农村穷苦出身的孩子,也都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对于天天照顾他们的亲人,也不懂感恩的,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我心里真的有种隐隐的忧虑,真正的文明社会离我们到底还有多远?或许以后的高科技可以帮助大家,又或许,我们该适当地回归,看到城市的路灯越来越暗,看到家里用的纸洁白变成暗黄的本色,我知道这是信心缺失的我们,开始找到自我了。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