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泪(上)
2018-06-22 23:45:02
  • 0
  • 0
  • 9
  • 0


今天,爸爸弟弟和我,三个曾经相依为命的家人,在一起吃了顿晚饭,我感觉有一滴泪,不在眼里,而在我心里,摇摇欲坠。

这些年看过不少书,真正能打动我的并不多,朱自清的《背影》算是一篇,因为我也有让我牵肠挂肚,怎么也割舍不下的父母。他们都是个有故事的人。

今天是周末,是我一星期中课最多最累的一天,也是本学期上课的最后一天,但是我却毅然决然的决定,放学之后直接去父亲家里看望他,因为上周父亲病了,我给了他感冒药吃,效果也不怎么好,他还第一次自己去找医生输液了,我感觉问题挺严重的,在我小的时候,他是连一块钱的药费也舍不得的,毕竟我父亲满70了,身体大不如前,也很正常。刚好弟弟回老家摘李子去了,我们约好一起在父亲家里碰面。

我怀着很复杂的心情完成了这学期的教学工作,这最后一天,我几乎一刻都没有休息,贴考号,做考前动员,上交各种资料,认认真真的给孩子上好最后一分钟,布置好周末的复习作业,下班时直接到了父亲所在的北城,再乘公交去找他,我打电话问父亲在哪里?等我走到公园的时候,一会儿就找到了父亲,公园里挺热闹的,三三两两人头攒动,四川的椅子都坐满了人,可他不在人群堆里,父亲独自坐在水池边的一张椅子上发呆,我叫了几声他才听见。每次打电话他都告诉我感冒已经好了,但是我明显感觉到,他还有些精神不振,他看到我,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在我的劝说下,他多输了一天液,我说陪他再去输一次,他怎么都不去了。我了解我的父亲,如果他不是我的父亲,我真的想用“守财奴”来形容他,当然他的吝啬只是对于他自己,对我和弟弟,向来是挺大方的。那一刻,突然觉得眼睛有点涩,喉咙有什么东西哽住了。

在回家的路上,有好几次我想给他买点儿吃的,他都说不好吃,卖东西的人听了心里一定不舒服,其实我知道他是不想花我的钱。在路过他就诊的那个私人诊所,我进去了解了一下情况,想用医保卡刷点钱,让他去输一瓶氨基酸,增强一下体质,他说不用我的卡,他的卡里有300多呢,当他说300的时候,明显的把声调提高了,我感觉到当时的他有种自豪,其实,那都是他每年缴的医保费,大概他觉得这钱没有被别人挪用,他就很开心了,又或许,他觉得这钱挺多的,父亲不知道我的卡里有近2万块钱呢,可是他却舍不得用我一分钱,我只有把学校发给我的一两百块“”钱“”,端午节,五一节的超市购物券硬塞给他。在我们看来,那似乎不是钱。

在回家的途中,我们一起去买菜,因五毛一元的藤菜也要选半天,冻过的猪肉他特别敏感,因为小时候我们买的冰冻肉是僵尸肉,价格低廉但质量很差。其实我发现这一家卖的是当天的土猪肉,可他坚决不买。后来,我去买了两条鱼不过十一二块钱,他总怀疑人家缺斤少两,先后在两家买菜的地方都称过了,少了三两多,可杀掉之后去掉肚里货,少几两很正常啊,而且本来也不贵,我们买姜蒜的时候,爸爸也总在抱怨人家的质量差价格贵,还说弟弟买菜也是这样草草率率从不货比三家,也不会讨价还价,他突然又发现这里的藤菜比刚买的要好,开始后悔起来,我的父亲就是这样,总觉得别人会欺负他,几年前我跟他一起狮滩那边看舅公,在街上买东西、吃饭的时候,他也是挑三拣四,我想弟弟是没有耐心这样陪着他的,至少一定会吵他,但是我却不忍心。

这就是我的父亲,几十年来,他一个人扛起风雨飘摇的家,我不知道他这一生受了多少无人可说的委屈呀,我觉得心里一阵发紧,要在从前,我一定会关起门来嚎啕大哭的,好在现在我们的日子都好过了,弟弟听说父亲病了,都买了桃片、葡萄糖专门去看他呢,我自作主张的给她买了几斤鸭梨。这对他的身体有好处。(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

http://liudaichun.blogchina.com/932994100.html#article《一滴泪(下)》

http://liudaichun.blogchina.com/465390118.html《我的父亲怎么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