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集中营”引发的思考
2018-01-04 18:44:57
  • 0
  • 0
  • 18
  • 0


我就是一个从月球上掉下来的孩子!谁都不认识,什么都不知道,凡事儿都好奇。一会儿学传统文化,一会儿学西方哲学,现在又跑去了解经济学,看逻辑常识,昨天关注了人体器官移植,今天一篇戒网瘾学校的体罚教育,又引发了我的沉思。

这是潇湘月2008年1月3日的一篇文章-《一个戒网瘾学校投资者的自白:如何办一所利润百分百的集中营》,读了这篇长文,我谈谈此时此刻心中的认知,也许几个月之后,我自己也会反驳自己。所以,所有的看法仅供参考,只希望它能引起有缘的读者朋友和我一起思考,一起追问。

他开篇便说:学校想挣钱,家长想要个听话的孩子,社会想要稳定的秩序。基于这个前提,他得出一个结论:三方合谋,把“问题少年”推进暴力戒网瘾学校的火坑。

根据逻辑学最基本的常识,前提必须真实,否则无论你的论证多么完美,也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作者的前提是真实的。学校当然想挣钱,不挣钱办什么学校,吃饱了撑的吗?无利不起早,只有骗子会真诚的告诉你,他们什么也不为,就是真心的帮助你,无私奉献丝毫不取。是的,他们不要小的拿大的。“家长想要听话的孩子”,难道哪位家长想要自己的孩子不听话,凡事都跟自己对着干,一切以自己为中心?全家上下,必须得把他当活小皇帝供着?像新闻中播的砍死母亲,勒死外婆的孩子,动不动就自杀的大学生,应该没有人会变态到喜欢自己的孩子也有如此个性吧。“听话”,并不是毫无主见,唯唯诺诺,完全没有个性的奴隶,在很多家长的心里,“听话”,就是能体谅父母的难处,愿意好好学习,凡事愿意讲道理,而不是任性妄为,横行霸道,这点要求不过分吧?对于“社会要稳定”,这更是合理的要求、美好的愿望啊!别说战乱连年叙利亚,伊拉克的百姓渴望稳定,,就算我们大街上总有小偷,抢劫犯,或四处招摇撞骗的无业游民和一些逃学打群架的孩子,我们也会感觉不舒服的,稳定的社会才会有安定的生活环境,可作者对“学校、家长和社会”的正常需求却怀有敌意,认为他们像坏人一样“合谋”把无辜的孩子送进火坑。他怀着深切的同情与大爱为孩子们申诉,因为那个惨死的16岁花季少年拨动了他的心弦。

孩子的早恋、厌学、抑郁、性格内向、与父母老师同学吵架等等都是正常的,只是青春期逆反的特征而已,不该被归为问题少年,更不该用打骂等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强行制止。这个观点我也认同,因为我也一直是一位愿意走进孩子内心世界的老师。可是他为什么就不愿意反思一下,这么有爱的想法,为什么会陷入家长的围攻?在学校开放日,这位记者在群情激奋的家长中间成了过街老鼠,被淹没在众人的唾沫星子里。一个家长质问道:“你把学校轰散了,我们的孩子你来教呀?” 他为什么不想想,学生出事之后,为什么学校依然能正常行课?就算被强行关闭之后,不久又会在其他地方办起来,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家长被洗脑了那么简单,难道他自己真的比孩子的父母更爱孩子?父母们真的是放弃了孩子不再爱他们的话,又怎么会花那么多钱送他们进这样的学校?为什么这么一个不人道的学校,教师素质又那么低的学校,却生源不断,财源广进,屡禁不止,越办越多。难道这所有的问题仅仅靠曝光谴责学校负责人,强行关闭学校就可以解决的吗?

有一位家长说:孩子去这样的学校,总比到社会上流窜杀人放火要好。他说这话背后的深层原因怎么就不去挖掘一下呢?除了孩子,中国的家长也一样是弱势群体。而孩子们说:身上的伤痕好了,心中的伤痕永远消不掉;我们不是坏孩子,只是青春叛逆期,不该承受堪比坐牢的酷刑。我感觉这是作者代替孩子或引导孩子说的,只是为了对成人进行谴责。社会上有监狱,那么家庭和学校就应该享有适当的惩罚权,那是为了帮助孩子从小养成遵守规则的习惯,目的正如那位家长所说,避免孩子将来进监狱,有的孩子是不必用惩罚的,但有这个权力就有一种威慑,就像西方人敬畏上帝一样。

我知道一切“问题孩子“问题的根源都是缺爱,可是绝大部分的家长都比作这作者更缺乏爱的能力和智慧,这个现实问题无法回避,我们每个人的成长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谁也不可能永远随心所欲,适应社会融入群体,犯错误是在所难免的,我们就是通过不断的犯错误来学习和成长,人和社会都一样,学校也一样,应该允许他们犯错误,只要他们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就行。而孩子再小,也应该让他有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的意识,就是因为这些最起码的教育缺位,日积月累,才导致了作者所说的这类新型的学校合谋残害问题少年的现实。

这个作者是有爱心的。那个化名刘玉的投资者更是有良知的爱心人士,勇气可嘉。他投资了三所戒网瘾学校,因为看不惯以体罚为主的管理方式放弃高额的利润,退出投资。还找“两会”代表反映情况,希望政府加强监管。我很遗憾的看到他爱无力,所以无法坚持。既然能投资三所学校,为何就不能自己办一所哪怕小心一点儿的、不体罚孩子的学校,自己管理,如果不用打骂就可以把家长心中的问题孩子教育好,我想别人是百分之百的利润,你要300%,家长也不会不愿意。我看到一个家长丢下工作陪着孩子去读《弟子规》的视频。那位家长说,他当初为了挣钱,忽略了对孩子的教育和陪伴,若能把孩子从悬崖上换回来,让他捐了全部的财产也愿意,我还读过一个监狱的管理者用爱心唤回了30个失足少年的故事,那可是失足少年啊,比这些问题孩子应该严重很多吧!我想,最终能把孩子唤回来的还是爱,是家长的真爱,孩子出问题了,是因为他们感受不到家长的爱了,当然我们不仅要教育孩子,爱孩子,更需要把家长拿来一起教育和帮助,教他们如何爱。

作者曝光的那所学校的管理确实有问题,不仅仅是暴力体罚,还鼓励学生互相告密,代替老师体罚同学,有点像发动学生搞内部阶级斗争。但是它毕竟走出了解决现实问题的第一步,只要有钱可赚,一定可以吸纳更多的人才和资金进入这个行业。大家可以相互竞争优胜劣汰,在不断的竞争中一定可以摸索出更科学文明健康的教育和管理方法。看到作者列出的他们办学的详细财务清单,我都有种想去办一所这样的学校的冲动。收60个学生,一年就可以纯挣200万呀,好好地安抚着孩子们,过了逆反期,他也就不那么逆反了,多请点儿真正有本事的、有责任心的人做老师,把老师和教官的工资开高一些,把学生的生活搞好一些,多安排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多多体谅孩子,教孩子们自己爱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让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多一点真诚的爱,把利益看得薄一点,我觉得还是可以把学校办好的!

作者把这种学校定义为肿瘤学校,如果他仅仅只是吸家长的血,打骂学生,不解决实际问题,也可以这么定义。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他定位为一个医术精湛的,能创收,会在教育领域闯出一天新天地的肿瘤医院呢?

金钱不是罪恶,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作者自己统计的是2007年至今媒体报道过八起学生被殴致死,当然还有没曝光的,但这依然很少啊,想想全国有多少学生在校园内外意外伤亡的,比如溺水、交通事故、打架斗殴,逃学失踪的吧! 那些孩子绝大部分是家长和老师口中不听话的孩子,也就是说,这“集中营“学校不仅不会更多地造成孩子伤亡,反而会帮着普通学校减少意外伤亡,社会上的各类无业游民爱躲在网吧中搜寻猎物,逃出去上网的孩子,如果在学习上没有成就感,在家里得不到温暖,和同学又相处不好,那么很容易被那些坏人拐走,进入黑社会,做一些非法的事儿,笨一点的被人贩子拐卖也有可能,那么他们的自由和生命还能得到保障吗?

我很纳闷儿,这个化名刘毅的毕业于国内知名大学商学院,还有海外留学经历的投资者,为什么仅仅因为良心不安,仅仅一年就退出投资,办这种学校并不是干坏事啊,他跟钱也应该没仇吧,忏悔和赎罪的方式也不该是逃避啊,干嘛不把它赚来的钱拿去改善孩子的伙食,提高老师的待遇,难道还有着更隐秘的原因,他没有告诉我们吗?

好啦,我只是一个爱心泛滥,没有逻辑,没有见识的无名小卒,不过我心中有话还是要说,政府已经陷入托西塔陷阱,对于“集中营”的事儿就顺其自然吧,只要他们不触碰法律的底线,就让大家公平的参与市场竞争,要相信企业家不一定比坐在办公室的公务员笨,公务员也未必就比实业家们有更强的责任感和良心。几年前,我们的区政府官员为融资公司剪彩,人民损失几亿,还有昆明的泛亚事件涉及资金430亿,这都是政府个别官员在打自己的脸,想要社会稳定,当官的做好本职工作,少管闲事儿吧。

大家有什么想法就给我留言吧,感谢你们的关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